12岁就进少林寺的他曾在戏外切磋时一脚把周星驰踢飞

眼前的释彦能一点都不像电影里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武夫,他随和亲切,被问到网上一直传言的“你和释小龙是不是亲戚”的问题咧嘴一笑,“不是亲戚,但是‘亲兄弟’。我们以前一起练功,可能越练,长得就越像了吧。”

参演过《功夫》《叶问》《西游降魔篇》……作为众多电影中的大熟脸,释彦能即将在2020年启动他自导自演的电影处女作《以战止战》,虽然很多信息还要三缄其口,但只要一提到这个项目他就异常兴奋。

家住东城区体育馆街道的孙大伯是一名脑梗患者,被病痛困扰多年,一直以来都苦不堪言。自从参加市残联的社区和居家康复服务项目以来,孙大伯接受了近3个月的入户康复服务,内容主要以肢体功能训练为主。同时,康复治疗师还从精神上、心理上对孙大伯进行疏导和帮助。康复训练结束后,孙大伯的身体情况和精神状况都有了明显改善,很多以前不能独立完成的动作现在都能够独立完成,生活基本能够自理,这也使他对生活重新充满了信心。“我现在基本上和健全人没有什么区别了。我可以做饭、骑车、每天坚持运动,如果路远我还可以开车,既锻炼身体,又锻炼意志,还可以欣赏风景。”孙大伯说。”

释彦能:演员都渴望红,渴望当男主角,但更重要的是你由衷地去喜欢这份职业。从商业的角度来讲,可能我走出来没有那些流量明星或是一些所谓的综艺咖出来的氛围那么火热,但我始终觉得演员的基础核心还是作品,有过硬的作品才行。

社区和居家康复服务惠及万名残疾人

本作尚未确认发售日期,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Steam商店了解详情。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助学实事项目开展,北京市还为每名接受服务的残疾学生建立个性化助学服务档案,将个人基本信息、政策需求评估、服务情况落实等都记录到档案中,通过“一人一案”实现残疾学生助学服务全程记录可追踪。截至目前,助学项目为1051名残疾学生对接各项政策,并建立了助学服务档案。

基地建设吸引了首开集团、翠微大厦、今日头条、每日优鲜、雀巢(中国)等国企、民企及外资企业参与建设。近日,北京市通州区宋庄镇小杨各庄村福乐温馨家园就开展了首开集团专场就业招聘会,招聘会切实为残疾人朋友解决了就业问题,提高了他们的生活水平。截至目前,首开集团及麾下20余家企业解决了近百名残疾人的就业问题,用实际行动帮助残疾人解决了生活困难。

北京市海淀区中智•新悦残疾人帮扶性就业基地是今年建立的一家职康型基地。基地负责人介绍:“残疾人日常工作主要是以植物编制为主,比如草编蒲团、织毛件、串珠、做灯笼,我们在为残疾人分配工作时比较注重因人而异。”该基地目前已吸纳智力、精神、肢体、多重残疾人20人实现就业,帮助他们通过劳动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

经过苦练、师成出山的释彦能,以扎实过硬的真功夫赢得周星驰、洪金宝等人的赏识。2003年,他从200多名应征者中脱颖而出,在电影《功夫》中饰演一名大隐隐于市、仗义行侠的武林高手苦力强。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功夫》是我真正步入这个行业的标记,之前确实也拍过一两个小片,但和理想相差甚远。周星驰是位惜才的导演,他和我一样都有强迫症,都会尽力做到完美。”他说,他们会一帧帧回放每个镜头,有一点瑕疵都要重来一次,哪怕是几十秒钟的踢腿戏,时间允许的情况下他能反复踢50次。尽管同组有人觉得他的执着没必要,还抱怨说“到位就行了,干吗那么精益求精。”

直至现在,释彦能拍动作戏也从未用过替身。他总觉得,就算再危险也该自己亲身上阵,打得漂亮,就算过程再艰辛也能让观众记住。但这个想法,也让释彦能在拍戏过程中屡遭危险,受伤都是家常便饭。

他说就跟拍电影一样:“上了绿皮火车,没有座位,火车一发动,一晃眼就过了十几年。少林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任何娱乐项目都没有。冬天从来没穿过棉裤、棉袄,都穿夏天的衣服,冷了就练功;洗澡、洗头、洗脸全用一块肥皂。”

“通过帮扶性就业基地,我在雀巢有了一份工作,每月不光有工资,还有五险一金,这样我就能送孩子去上补习班,给老人买补品,我也有了更多的生活信心。”北京市怀柔区的一位残疾员工如是说。

本作的Steam标题就在恶搞《GTA》

助学服务直达千名残疾学生

“需要在哪儿,我们就把项目设在哪儿。”市残联相关负责人介绍,社区和居家康复服务项目将康复训练与技能培训相结合,将功能提升与知识提高相结合,帮助残疾人解决到机构不方便、康复费用投入大等实际困难。今后,将残疾人居家康复项目转化为康复服务政策,衔接家庭医生服务签约服务工作,为残疾人提供更加优质和便利的社区和居家康复服务。

来自西城区的文文今年7岁,由于父母工作繁忙,文文平时都由爷爷奶奶照顾。有时稍不注意,文文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老两口没少为孩子走失的事情担惊受怕。今年4月底,文文所在的特殊教育学校在北京市残联的支持下,开展了集中助学服务评估咨询会。咨询会上,爷爷奶奶将自己的顾虑和需求说了出来,在西城区残联工作人员的介绍下,老两口了解了辅助器具、儿童康复等助学服务项目,并随后从辅具服务平台为文文申请了防走失腕表。“我们现在可以放心地带文文出去玩了。”文文的爷爷说。

作为一个演员,释彦能渴望过走红,也向往过演主角,后来他发现只要戏好,角色大小又有什么重要?“渺小”几乎贯穿了他的演艺生涯——他演了一个又一个的配角,和无数一线演员过过招,遇上会打的、不会打的对手,有揍他们的戏,也有被他们揍的戏,直到有一天人们发现,躲在角色背后的人叫释彦能。

拍《功夫》时,为了追求真实,每个动作他都玩真的,光剧组就有三人中了他“十二路谭腿”后被当场踢晕,甚至有人口吐白沫、休克,被送医抢救;连周星驰也在一次戏外切磋中被他一脚踢飞。“我总觉得就那么一瞬间的事,为什么不做到最好呢。再加上以前拍戏,大家都知道我是少林寺的金刚不坏之身,我完成的每个动作要让我的签约公司和老板都有面子,所以就总带着那种不要命的拼劲儿。”

新京报:你和周星驰、刘德华经常合作,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但他并不失落,反而觉得高兴,因为自己似乎离传承动作演员的衣钵更近了,他比任何人都渴望成为功夫演员的接班人,让功夫电影再一次扬名世界,“当然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包括吴京、张晋,大家要拧成一股力量。”

释彦能:我们的共同点就是对表演要求都很高,华仔希望一条比一条更好;星爷更不用说了,连一个群众演员他都能洁癖到让对方NG几十条,直到发挥到淋漓尽致才收货。还有徐克导演、叶伟信导演都很善于挖掘演员,给大家表演空间,我记得《智取威虎山》拍完一场戏大家都觉得好了,但我希望来一个更好的,徐克就说那再来一个,任何一个小的表演细节,他们都觉得值得,不会轻易说算了,真喜欢和他们合作。

Steam商店地址:点击进入

而在一周的试读期间,区残联和乡镇工作者还充分了解小诺就读中的需求,尽力提供帮助,同时为小诺购买了书包、文具等学习用品,并鼓励家长和孩子树立信心,积极配合老师的教学。在大家的共同关注下,小诺顺利度过了试读期,从陪读逐渐过渡到自己独立上课,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小学生。

北京市残联康复部主任施继良表示,与去年相比,社区和居家康复服务项目不仅受益人数翻倍,而且着力瞄准了肢体残疾人,提供“一人一案”服务。据悉,今年项目分为区级和市级两类,区级项目依托现有康复项目或康复政策,共服务了4000名残疾人,市级项目则以政府购买服务方式,让6152名肢体残疾人享受到了社区或居家康复服务。

释彦能:可能这些行为投资方会很心疼,因为浪费时间和资源,但当你真的面对观众的时候,就不会后悔,这种感觉太重要了。

这之后,他与甄子丹、邹兆龙主演了电影《导火线》,刻画了极为乖张暴虐的狠辣角色阿虎;《一个人的武林》中饰演腿法刚猛凌厉的“北腿王”谭敬尧;《叶问》中饰演的武痴林,带着国仇家恨等复杂感情与日本空手道高手三浦展开生死角逐,《西游降魔篇》《智取威虎山》里都有他的身影,尽管戏份都不是很多,但却让越来越多的人记住了这张脸。“有时想起很多前辈,他们的江湖地位也好,作品也好,经验也好,都比我丰富很多。但他们也会遇上无奈和蛰伏,如今作为动作演员的中坚力量,我们要去接班,要去承担动作片的未来。”

12岁进少林寺,立志当功夫演员

角色无论大小,只要能演就值得

据统计,助学服务项目实施以来,北京市各区包括残疾学生、家长、教师、残疾人工作者在内,有5300余人次参与了助学服务项目,开展各类服务活动达1155次,举办“温暖助学——2019年残疾学生助学服务项目评估咨询会”30场。

今年8岁的小诺(化名)属于精神残疾一级,因残疾程度较重,以往他都是在家接受教育。今年9月1日,小诺也跟其他同龄小朋友一样,走进普通学校的校门。而这些,都得益于市残联和市教委的民生实事项目。

2018年,北京市组织实施的残疾人社区和居家康复服务试点项目,为5000余名残疾人提供了便利和专业的康复服务,解决了他们康复难的问题。2019年,这一数字翻倍,享受到精准、专业的社区和居家康复服务的残疾人达到10152名。

释彦能说到这里,言语中透着一丝自豪感:“我其实挺自豪的。小鲜肉也好、帅哥也罢,中国14亿人口里太多了,可能今年是你,明年就是别人了。但动作演员从李小龙到成龙、甄子丹、吴京、张晋……能取代的人,我相信不会有太多,把每个角色做到极致,更难被人取代。”

家住房山区的小诺从小在一个单亲家庭生活,在此之前一直接受送教上门。随着残疾学生助学服务项目开始实施,工作人员上门入户为小诺及家长开展了政策讲解,并对孩子政策享受情况进行了评估服务。通过与送教老师交流,工作人员发现,小诺原来精神状态的异常已经逐渐缓解,孩子基本符合入学条件。市、区残联通过与市教委、市特教中心、区教育部门等沟通,让小诺顺利走入了融合学校的大门。

动作戏来真的,看回放被自己吓半死

不同于误打误撞进入娱乐圈的演员,释彦能走这条路却是刻意而为之。

小诺和文文的改变只是北京市千名享受助学服务的残疾学生的一个缩影。为了满足残疾学生个性化需求,在服务方式上,根据服务对象不同,北京市残联和北京市教委采取了上门助学服务、集中助学服务和分散助学服务三种形式。

他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但回过头看监视器自己也吓得半死:“《导火线》里有一个镜头,我要从背后偷袭甄子丹,但他反手把我抱着倒立起来。当时他从头上把我扔出去,整个人砸在桌子上,险些脑袋触地,每次回想起来都觉得心颤。若是当时万一有个失误,那可能真的会高位截瘫。”

“我们正在把个性化助学服务档案信息化,建立助学服务信息系统,实现与教育部门共享残疾学生个性化服务信息,为残疾学生学业及职业生涯提供有可参考价值的依据。”北京市残联教育就业部主任周鸿飞说。

《功夫》之后,释彦能多多少少体会到了演艺行业的无奈,他本以为自己已小有名气,可以顺理成章地做主角,但事与愿违,找到他的角色还是配角,他也感受到做演员的被动:“我会提出自己的想法和个人意见,但往往一个剧本的创作不是某一个人可以左右的,它会面临各种各样的综合因素,演员只是个被动的职业,左右不了太多。”即使这样,释彦能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虽然觉得当动作演员这条路坎坷,无奈不少、痛苦很多,无论角色大小,只要能演,他都觉得很值得。

12岁那年,他看了李连杰主演的电影《少林寺》后,对传统武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立下了成为动作明星的志向。他不顾亲人反对从山东章丘跑到了河南嵩山少林寺。

不过,释彦能不要命的拍戏方式却遭到了周星驰的反对,“有一次星爷看完我拍的镜头说,以后这种镜头能用替身就用起来。他说拼是对的,干劲也是足的,但不计后果拍戏,太危险,受到重伤,可能分分钟会让你断送演员生涯,以后落得个永远都没有作品拍了。”他想了想,“那时我心里真的挺感动的,因为他很关心我。”

新京报:你选的这条路真的很辛苦而且很危险,拍戏的时候,家人会担心吗?

“我现在每天早上送他上学后,再去往市里上班。孩子对新学校特别喜欢,也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走入校门的机会,他在学校表现良好,回到家中能够自己独立完成作业,老师也经常表扬小诺的进步很大。”小诺的父亲看到孩子的变化既激动又欣慰,十分感谢残联及教委给予孩子的帮助与支持。

新京报:一两场戏演得再好,可能也不会被定义为大红大紫,在你内心对走红的标尺在哪里?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位于石景山区的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康复医院作为一家公立三级综合医院,连续两年参与了这一康复服务项目。医院拥有自己的入户康复小分队,共有50余人。今年以来,入户小分队在石景山区和门头沟区地区入户服务残疾人400余名,使得残疾人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康复这一福利。

新京报:这种对完美的追求达成了共识?

未就业残疾人求职难,想招用残疾人企业顾虑多。如何解决这对矛盾?北京市残联开辟了特色就业渠道:建立残疾人帮扶性就业基地。据悉,2019年,北京市残联建立了包括200个职康型基地和6个公益型基地在内的206个帮扶性就业基地。3415名残疾人通过基地、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与400多家用人单位签订了劳动合同,残疾人朋友的人均月收入达到了2500元,而且有了“五险”。

“帮扶性就业基地的建设开创了北京特色残疾人就业模式。基地自建设伊始,就秉承‘创首善、助增收、促融合’的创建理念,通过创新残疾人就业新形态,将残疾人人力资源、基层服务阵地、社会助残力量集聚到了一起。”北京市残联相关负责人介绍道。目前,帮扶性就业基地已逐渐成为各用人单位组织活动的重要阵地,许多单位将党建活动、工会活动、志愿活动与帮扶残疾人就业相结合,加强单位党员、职工和残疾人之间的联系,增进相互了解,真正把基地建设成了残疾人有归属感、用人单位有责任感的融合之家。“两年来,共有5739名残疾人实现了帮扶性就业。他们的人均月收入达到了2500元,而且有了‘五险’。项目不仅帮助残疾人在家门口参加简单的生产劳动,获得稳定的收入,有了长远的保障,实现了走出家门融入社会,还帮助残疾人家庭减轻了照顾压力、解决了后顾之忧。”北京市残疾人社会保障和就业服务中心主任顾锦荣表示。

释彦能:有太多人劝我不要这样,但这种洁癖到目前都始终如一地伴随着我,投资方会劝你过得去就行了,灯光、摄影会催你没光没灯了,但我仍然想做到最好。其实我的一只耳朵因为拍打戏太多,至今都是失聪的状态,但我不后悔,因为你不拼是折服不了导演的。连现场的工作人员都折服不了,你怎么去折服观众?

近年来,北京市残联为促进残疾人充分就业,在创新残疾人就业形式上做了积极的探索。北京市残联相关负责人表示,残疾人帮扶性就业基地充分利用职业康复劳动站、温馨家园等基层服务载体优势,积极发挥残联和社会力量媒介作用,引导、支持企业开展岗位定制服务,在企业和残疾人之间搭建起了精准对接的桥梁,有效解决了以往残疾人找不到合适的就业岗位,企业招不到残疾人的困境。两年来,北京市共建立残疾人帮扶性就业基地333个,其中职康型基地296个,公益型基地37个,5739名残疾人实现了帮扶性就业。